喵柚子和罐头

【丹邕】明天也去图书馆

不要不要转载:

今天陪朋友去吃了个饭 结果回来图书馆就没位置了(叹气)


室友又在宿舍开party  吵得天花板都要被掀翻  根本不能看书  干脆把文肝完了


 


久违的校园题材本来只准备3k意思一下没想到爆到快9k 


 


我的毕业论文


 


希望你们喜欢


 


 


 


 


 


0


这是邕圣祐第五次来学校图书馆。


 


“我一般在四楼看书。”金在奂掏出学生卡贴在门禁上,“可以占位置,晚上阿姨不会收书。”


 


邕圣祐跟着他刷卡进了门:“那挺好的。”


 


一楼大厅没有人走动,空空荡荡的,他和金在奂的脚步声撞在很远很远的墙上,又弹回来。干净的浅色大理石地砖把晨光撒向四周,到处都是明亮的。


 


邕圣祐眯了眯眼:“左半边已经开放了吗?”


 


“是啊。”金在奂停下脚步,有点无奈地回望他,“你是多久没来过图书馆了?”


 


邕圣祐掰着指头数:“上次来是...大一?”


 


“...”金在奂一时语塞,“今天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居然主动要来图书馆。”


 


“这不是...特殊情况嘛。”


 


邕圣祐扯住书包肩带,包里的书被提起来,撞出闷闷的很重的声响。他竖起食指挡在唇边,“嘘”了一声。


 


“我只告诉你一个人哦...”他眨眨眼,有点不好意思地笑起来,“我准备跨专业考研了。”


 


 


邕圣祐对于专业调剂这件事,可以写一部长达十万字的血书。就,原来准备学泰拳的,结果被绑到公主号上做人妖,这种感觉。


 


听不懂专业课,看代码只想睡觉,上课手机玩到发烫,后来干脆去都不去了,躲在宿舍打游戏。金在奂倒是如鱼得水,实验室办公室图书馆几头跑,大一就开始跟项目了,大三更夸张,六点半准时出门,十点图书馆闭馆才回宿舍,之后继续看书看到十二点睡觉。


 


“牛逼。”邕圣祐如此评价金在奂,竖起的大拇指在空中停留一秒立刻回到屏幕上疯狂输出。


 


“你哟...”金在奂转身关门,把手里死重的电脑包搁在书桌上,少年老成地叹气,“你以后怎么办啊?”


 


他面对邕圣祐跷起二郎腿,扒着指头数给他听,准备考研的,肝项目的,几乎全班人都在为以后努力了。


 


“真的啊?”邕圣祐有点不敢置信地抬起头,“连xxx都...?”


 


“对啊。”金在奂转回桌前,翻开红宝书,又说,“你以后怎么办哟。”


 


邕圣祐眉毛一皱觉得事情并不简单,纠结到开始咬指甲。


 


以后。以后会是什么样子的呢?邕圣祐不知道。好像身处迷雾森林,它就在那里,可是看不清形状和颜色。


 


他常说:人生苦短及时行乐,不要那么严肃嘛。


 


可是啊——


 


耳机里传来队友的鬼叫:225来人了,赶紧找掩体!邕圣祐没动,大义凛然似地站在麦田里,也很顺利地身先士卒了。


 


他被击中头部淘汰。队友安静了一会儿,问:“你今天怎么回事啊?”


 


“不想玩了。”邕圣祐想了想,又说,“我可能要a了。”


 


然后不理会队友惊讶的尖叫鸡般的哀嚎,退出游戏,卸载。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个屁啊!要先活下去才能谈行乐好吗!乐天派咸鱼邕圣祐先生终于开始真情实感地为自己的未来担心。


 


他翻了一晚上的知乎和微博,天亮起来的时候感觉自己快升华了,清醒达到一个峰值。


 


本专业不行的话,要不然试试跨专业?


 


 


“挺好的。”金在奂很是欣慰地拍拍他的肩膀,“我不成器的儿子终于长大啦。”


 


邕圣祐白眼翻到天上去,一套夸张版popping抖落肩膀上的咸猪手:“怎么跟爸爸说话呢?”


 


电子屏上的红色数字跳成4,门“叮”一声预告打开,两人很自觉地站好,噤了声。


 


金在奂忽然叫住邕圣祐:“邕圣祐。”


 


他回头,看见金在奂真挚的眼睛:“我是真的为你高兴。”


 


1


邕圣祐坐在金在奂背后的桌子,两人的椅子背靠背,偶尔北京瘫一下会碰到一起,两人回头小声咒骂对方两句,然后坐好,又继续埋进书里。


 


一上午也没看多少,都是没接触过的东西,邕圣祐简直学到迷幻。很累,可是这种累又蜜汁美妙,让他感觉到自己是真实地活着,是在向着光奔跑的。


 


邕圣祐走的时候金在奂还在背单词,他扭过去戳戳金在奂的肩膀:“一起去吃饭吗?”


 


金在奂的唇形还停留在单词的尾音,反应几秒才抬手看了一眼表:“你先去吧,我等下跟黄旼炫一起去吃。”


 


ojbk。邕圣祐送他一个中指,揣着水杯走了。


 


下午再回来,对面本来空荡荡的位置坐了人。那人藏在高高一摞书后面,只看见栗棕色的发顶。邕圣祐尽量小声地方下水杯,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他从笔盒里抽出蓝笔,拔开盖子,却不急着翻开书,笔尖悬在半空。


 


他把那摞书从上到下看了一遍。那人应该是个医学生,全是医学类教材。邕圣祐边看边表示心疼3s:医学生也太倒霉了吧?有病理学和生理学不算,还要学病理生理学?


 


大概是邕圣祐的目光太过热烈,对面刷刷的笔声停下了,他猝不及防对上那人冒出书顶的眼睛。


 


心脏猛地剧烈跳动,邕圣祐莫名其妙慌乱起来,低下头在书页上画下无关紧要的一句。那人的泪痣在他视野里迅速划过。


 


神经病啊。他骂自己,用涂改液把那条蓝色的痕迹涂掉了。


 


之后的一整个下午,他们都维持着中间隔着一摞书的状态,好像身处两个世界。可是邕圣祐又能很清楚的听到对方在那边的动作,笔尖与纸张的摩擦声,书页翻过的哗啦声,喝水的吞咽声,细枝末节都暴露无遗。


 


邕圣祐甚至开始脑补画面,除了眼睛都是问号的一张脸在他脑袋里演小剧场。


 


真的很烦诶——可是又忍不住的。


 


中途那人去水房灌了一次水,邕圣祐想象中的脸终于填补完整。很帅,非常帅,身材也好,挽起的卫衣袖子下面露出很白很结实的胳膊,邕圣祐的不满又上升一个level:这么帅为什么不能做个安静的美男子?!


 


金在奂今天没来,邕圣祐掏出手机偷偷摸摸给他发短信:“啊对面坐了人都学不进去了!”


 


金在奂没回,估计在实验室肝项目。邕圣祐瘪瘪嘴,切到微博点击刷新。那人很快回来了,坐下的时候目光很自然地划过邕圣祐的手机屏幕。那种莫名其妙的心虚感又出现了,邕圣祐很快地摁下锁屏键,把手机倒扣在一边,强迫自己沉进书里去。


 


九点多的时候金在奂回短信过来了,很长一条,从名人事例给他总结了一二三四五条自我管理的必要性,又认真又傻的。邕圣祐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又想到图书馆需要保持安静,赶紧捂住嘴。


 


那人好像听见了,抬头看过来。邕圣祐就这么捂着嘴只露出两只眼睛,又跟他对上眼神。


 


确认过眼神,是不想理的人。


 


那人盯着他,邕圣祐被看得别别扭扭的,但是就这么单方面切断又好像有点不礼貌。正当他犹豫着,那人忽然笑了,嘴角翘起来,露出一点点兔牙。


 


...这么帅一小伙笑起来怎么冒傻气呢?


 


邕圣祐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松开手礼貌地回以同样的表情,两个人就这么在安静的图书馆里面对面尬笑。


 


邕圣祐假笑了一会儿,又觉得这场面实在太迷了,莫名戳中了笑点,胸腔克制地震动,眼睛都弯起来。


 


他低下头,手中的笔因为憋笑而颤动,在执业上画出蓝色的,起伏的笔迹。


 


像是涌动的海浪。


 


2


金在奂居然和那人认识。


 


他消失了一个星期,项目送出去比赛后才回到图书馆。邕圣祐陪他吃完庆祝的炸鸡饭后一起去了图书馆。


 


邕圣祐在电梯里跟他聊对面的怪人:“他笑起来真的傻得冒泡。”


 


“yoooooooooo~”金在奂怪叫,用指尖点他胸口,“gay里gay气~”


 


邕圣祐假装踹他:“im straight,OK?”


 


“谁知道呢。”金在奂走出电梯,“不过我很好奇笑起来很傻的帅哥是什么样的。”


 


那人已经来了。邕圣祐压低声音,远远地用下巴点点那个方向:“就是他。”


 


金在奂煞有介事地眯起眼。


 


然后邕圣祐就眼睁睁地看着金在奂瞪大眼睛跑过去跟那人熟稔地打招呼,甚至拥抱了一下。


 


金在奂叫他“义建”,搭肩的动作简直比亲人还亲。他又露出那种很傻的笑容,侧着头认真听金在奂说话,看到邕圣祐的时候笑意又浓了些。


 


金在奂嘿嘿笑:“这不是巧了吗这不是。”


 


图书馆也不是说话的地方,两人小声聊了两句就分开了。邕圣祐那种夹在中间的尴尬感也终于好了一点。


 


那人之后没有把书带回去,只是挪了个地方,不再是他们之间的阻隔,邕圣祐一抬头就能看见他。他偶尔用手遮住知识点看着天花板背书的时候会看见对方认真学习的样子,嘴巴紧紧抿成一条线,表情紧绷着。


 


又是不一样的样子。


 


反复几次,邕圣祐有点走神了,盯着对方头顶的发旋,心不在焉地转笔。没想到笔盖飞出去,刚好落在对方脚边。


 


对方看过来的时候他甚至来不及收回目光。还好那人只是看了他一眼,就弯腰去捡笔盖了。


 


“你的?”他把笔盖夹在指尖晃了晃。


 


邕圣祐点头,伸出手,做好了说谢谢的准备。不过那人没有给他,只是把玩着。


 


“你叫什么名字?”他说。


 


“哈?”


 


“你看,”他眯起眼笑得有点不怀好意,“我跟金在奂是朋友,你也是,所以也算朋友了。朋友之间总不能连名字都不知道吧?”


 


因为怕打扰到别人,这话他是用气音说的,飘进邕圣祐耳朵莫名发痒。感觉好像被调戏了,他有点气又有点恼,粗着嗓子低低地告诉他:“邕圣祐。”


 


那人又问:“什么yong?”


 


邕圣祐扯下一张草稿纸,写了一个比脸还大的“邕”,举到胸前。


 


“OK,又学到新知识了,记在小本本上。”他终于把笔盖递给邕圣祐。交接的时候两人的指尖有一平方厘米的触碰,他的皮肤很凉,触感奇妙。


 


“姜义建。”他看着邕圣祐说,“我的名字。”


 


3


“姜义建嘛,临床的名人,长得帅成绩好还会唱歌,追他的人从我们学校一直排到师大。”


 


金在奂边说边吃冰棍。天气热,冰棍融化得很快,来不及吸掉的汁水流到手腕,金在奂啧一声,低头伸舌头去舔。


 


邕圣祐打他:“脏不脏啊!”


 


“你才脏。”金在奂叼住冰棍,含混不清地说,“干嘛问我姜义建,是不是看上人家了,你个死gay佬!”


 


“怎么可——能?”邕圣祐拖长声音否认,“我们好歹在一个桌子上自习,问问也很正常嘛。”


 


倒也是托了金在奂的福,他跟姜义建慢慢熟起来。偶尔三个人会一起回宿舍,金在奂和姜义建是校艺术团的,有好多共同话题可以聊,这时候邕圣祐就插不进去话了,只能干巴巴地听着。不过姜义建很温柔,过一会儿就会问邕圣祐:你说呢?,让他觉得自己不是多余的。


 


邕圣祐有种很奇妙的错觉,感觉姜义建好像一个攻略游戏NPC,他一点点刷好感度,从陌生人到见面可以聊聊天气,再到一起去冲开水。


 


再后来,成为可以调侃彼此的关系。


 


端午节放假回来,姜义建居然染了那种草莓味泡泡糖一样的浅粉色头发。


 


邕圣祐评价:“你看上去好像一颗桃子。”


 


姜义建摸摸头发,笑出两颗兔牙:“那你喜欢桃子吗?”


 


这话让邕圣祐好像一脚踩空,心脏快速坠下又剧烈跳动,大脑都出现乱码了。他简直纠结:该怎么回答啊?说是好像有点gay,说不是又不太好。


 


不过姜义建好像只是顺口一说,完全没当回事,很自然地聊起其他的事情了。


 


邕圣祐松了一口气,又莫名觉得有点失望。


 


 


邕圣祐的专业书进行到1/5,金在奂又跟了新的项目,暂时不能来图书馆了。邕圣祐看着他把位置上的东西一件一件地收进背包。


 


“我走了。”金在奂假装抹眼泪,“不要想我。”


 


邕圣祐非常愉快地挥手:“谢天谢地,你终于走了。”


 


“???”金在奂气死了,“我劝你善良!”


 


大概是金在奂的怨念生效,他走的第二天,邕圣祐被突如其来的大雨困在了图书馆。雨下得真大,几乎连成水柱,邕圣祐捏着手机犹豫了半天,还是不想麻烦室友送伞,于是脱下外套准备顶在头上跑回去。


 


姜义建忽然出现在他身后:“脱衣服干嘛?准备在雨里洗个澡吗?”


 


邕圣祐有点尴尬提住衣服领子,穿也不是,不穿也不是。


 


一把伞唰地在他头顶撑开了。伞底涂了黑胶,邕圣祐看见星空的图样。


 


姜义建说:“一起走吧。”


 


4


所以现在是升级成了共同撑伞的关系了?


 


姜义建的伞不小,但两个大男人一起打就有点勉强了。邕圣祐一点肩膀露在外面,依然小心翼翼地保持着距离。姜义建提醒了好几次你淋到雨了,往里面来一点吧,邕圣祐说好的好的,却一直没动。于是姜义建干脆揽住他的肩膀,手腕微微用力,让他靠近自己。


 


两个人的肩膀撞在一起,邕圣祐差点跳起来。雨水打在伞面上,脆脆的声响被布料阻隔,变得很扎实。外面暴雨磅礴,但是他们温暖又干燥。他嗅到姜义建衣领上,衣物柔顺剂的味道。


 


图书馆外面有一条河,学校在河边安了一排矮矮的,油灯外形的路灯。此时暖黄色的灯光被打湿又连成一片,变成了一条蜿蜒的溪流。


 


姜义建的手依然放在他肩膀上。


 


他们都没有说话,之间只剩下雨声。邕圣祐本能地觉得这种安静很不妙,于是开口打破沉默。


 


“你什么时候来图书馆的?”他说,“我看书的时候你也不在。”


 


“啊,刚来,来拿本书。”姜义建想了想又说,“今晚学生会有事,就没来看书。”


 


邕圣祐点点头,又有点无话可说了。


 


“听金在奂说,你准备跨专业考研。”姜义建说,“你们那个专业不是挺好的吗,挺轻松的,还是朝阳产业。”


 


“好个屁咧!轻松个屁咧!”邕圣祐一聊这个就来了劲,“期末的最后一道编程题小抄,我打了这么长一条。”


 


邕圣祐左手横在自己鼻尖,右手放在肚子那里,比给姜义建看:“简直清明上河...图。”


 


他本来挺义愤填膺的,可是撞上姜义建带笑的眼睛又没了脾气,尾音骤然矮下去。


 


“跨考很辛苦,你很勇敢。”


 


邕圣祐忽然被夸有点不好意思,扭开头假装看风景。


 


河边灯光延伸到看不见的漆黑的前方,它们去了哪里?是不是还存在着?


 


邕圣祐觉得喉咙里好像塞进一团湿漉漉的水草。


 


“是很辛苦,也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他说,“所以我有时候在想,我的坚持是不是对的,我的努力能不能有好的结果,我是不是应该放弃,选择更安全的路。”


 


姜义建没说话,邕圣祐感觉肩膀上的手紧了紧。


 


“可是有些事,”对方的声音被雨淋湿了般,厚重又缱绻,“正因为未知才迷人。”


 


邕圣祐好像一下被击中,他看向姜义建,姜义建也正看着他。


 


姜义建的眼睛,漆黑的,又有水光,好像也下了一场雨。眼波荡漾荡漾,温柔的,邕圣祐几乎义无反顾地溺进去。


 


正因为未知才迷人。


 


他的坚持终于找到答案。


 


不仅如此。


 


邕圣祐让目光滑到姜义建落在自己肩膀的手上。很好看的骨节分明的手,刚好覆盖住自己圆圆的肩头,完美契合。


 


他低下头,不动声色地偷偷笑出来,有点害羞,又忍不住心跳。


 


嗯...大概,好像,应该,可能。


 


是喜欢姜义建的吧。


 


5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呢?想笑也想哭,心脏鼓胀,那种甜甜酸酸情绪快要满出来。想把他藏在只有自己知道的树洞,又想打电话告诉全世界他有多好。


 


他就坐在自己对面,表情严肃地看书,眉毛都拧起来,可是看向自己的时候,他又变得很柔软很可爱,总是在笑。


 


真好啊。邕圣祐想把此刻拉成最细的丝线,长长地延伸到他看不见的未知且迷人的以后。


 


如果不是看见姜义建的手机屏保的话。


 


一起去倒开水的时候,姜义建说自己掌握了最高秘技,刷一次卡能让两个人的水杯都装满。他把手机交给邕圣祐拿着,一副要大干一场的样子。


 


他的手机的构造跟邕圣祐的不一样,邕圣祐握紧的时候无意摁住锁屏键,屏幕亮起来,邕圣祐看见一个很漂亮的长发女生的自拍。


 


邕圣祐心都不跳了,他盯着女孩子灿烂的笑容,直到屏幕再次暗下去。


 


是姜义建的女朋友吗?他当然没胆问,无论回答是肯定还是否定,都不是他想要的。


 


姜义建让他拿好已经倒满的杯子,他很听话地接了,可是手克制不住有点抖,漫到杯口的水面颤颤巍巍地晃动着,溢出来,一直流到邕圣祐的手背,他的皮肤很快红了一片。


 


很奇怪,痛觉也变得迟钝,姜义建拉着他到厕所冲凉水的时候,他才感觉到滚烫的辣辣的刺痛。


 


他的手被很珍惜很小心地抓着,冰凉的自来水淌在手背上,与皮肤的温度形成强烈的反差。这样的感觉有点讨厌,邕圣祐鼻子都发酸了。


 


他盯着姜义建眼眸低垂的侧脸,目光在那颗泪痣上流连。


 


“我明天不来图书馆了。”


 


姜义建抬起眼皮看他,眼睛里有问号。


 


“就是告诉你一下。”邕圣祐吸吸鼻子,避开目光,“明天不来了。”


 


姜义建没问为什么,只是说:“以后还来吗?”


 


邕圣祐沉默着,一时间只剩下水流的哗哗声。


 


过了一会儿,他说:“嗯,可能不了吧。”


 


 


6


邕圣祐在宿舍看了三天书。


 


“你说你,图书馆占好位置不去,”金在奂脱下T恤,声音随着面部表情的拉扯而变形,“在宿舍效率低得一批。”


 


“唔,”邕圣祐含混地应了,在重点下面打上红色波浪号,“第一本快看完了,应该来得及。”


 


金在奂套上睡衣,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啊对了,上回姜义建还问我你为什么不去图书馆了呢。”


 


邕圣祐呼吸一滞,笔尖在纸面上洇下一个墨点:“你怎么说的?”


 


“我能怎么说啊...”金在奂把自己塞进被子里,打了个哈欠,“儿子长大了,心思看不懂了呗。难道你跟人家吵架啦?”


 


“什么吵架啊...”邕圣祐想起那个女孩子的自拍,心脏一点点沉下去,“我们哪是可以吵架的那种关系啊。”


 


最后一句话的声音太小,金在奂没听清:“你说什么?”


 


“没什么,睡你的觉吧。”


 


心里乱得很,什么看不进去,邕圣祐合上书,深深吸气,又慢慢吐出来。早点洗洗睡吧。他这样想着,拿着漱口杯和牙刷走向阳台。


 


手机在床上充电,刷牙又实在无聊,他站在书桌旁边发了一会儿呆,然后从书堆里抽出第二本专业书翻开。


 


“woc!”


 


金在奂一个仰卧起坐撅起来:“怎么了怎么了?”


 


“这本书...有九百页啊!”邕圣祐擦掉喷在书页上的泡沫,含着牙刷口齿不清地拔高声音,“我一直以为它只有四百页来着。”


 


金在奂静默三秒,又倒下去了,嘴里嘟嘟哝哝地骂着什么,听不清。


 


“那看来...”邕圣祐努力克制自己有点发抖的声音,“明天得去图书馆了。”


 


此刻心情很复杂。想与姜义建见面又觉得不应该见面,好像终于找到一个合适的能说服自己的借口,高兴的心情到底是盖过不安了。


 


邕圣祐强迫自己纯粹一点:只是为了看书而已。他把泡沫吐在水池里,拧开水龙头,看着水流冲出一条白色的蜿蜒的路,消失在下水洞口。


 


 


还是那个位置,还是那个人。


 


邕圣祐假装没有看到对方惊讶的炽热的目光,很坦然地拉开椅子坐下,拿出书和笔盒。


 


他低着头,努力让目光黏在书页上细细密密的黑色小字。可是思绪完全忍不住,脱离轨道,飘向桌子另一边。


 


姜义建会说什么呢?他会觉得高兴吗?


 


“嘿。”


 


好像过了很久,又好像只过去几秒钟,邕圣祐听见姜义建的声音。他有点心跳地抬起眼睛,看到快怼到自己面前的微信二维码界面。


 


姜义建在后面笑得真挚又好看:“加个微信吧。”


 


 


7


喜欢一个人也是一件非常窝囊的事吧。明明让人觉得不开心,可是对方什么都不需要做就能得到原谅。


 


他没有任何表示,你却已经一个人演完了所有的可能。你想要触碰他,你因为害怕又收回手。


 


他不知道。


 


邕圣祐抽抽鼻子,看着他:“学校不是说不能在图书馆穿白大褂吗?”


 


姜义建愣了一瞬,然后很乖很迅速地脱下白大褂塞进自己背包,粉色的头毛因为激烈动作而颤动,像争取老师表扬的小学生。


 


邕圣祐憋不住笑,掏出手机扫了二维码。


 


这么就算和好了。


 


姜义建的头像出现在对话列表的最上方,是一只猫,眼睛圆圆地瞪着邕圣祐。他点开姜义建的资料,给对方改备注。拇指在屏幕上犹豫许久,心虚地伺察确定对方没有看向自己后,飞快地输入两个字。


 


“以后”。


 


未知的迷人的心之所向的以后。


 


向下滑一点,邕圣祐看见朋友圈相册的预览。即使是缩略图,他也一眼看出第一张照片里与男生并肩的女孩,是姜义建屏保上那个。


 


邕圣祐冻住了,那种无法呼吸的憋闷感又来了。他僵持一会儿,还是点进去了。女孩子依偎在姜义建肩膀上,两个人都笑得很甜。邕圣祐死死盯着姜义建的脸,心跳很慢,眼皮一点点发烫。


 


是未知的迷人的心之所向的以后,也是无望的以后。


 


退出去的前一秒,他看了一眼底下的配字:祝我可爱又愚蠢的妹妹生日快乐。同样是一个爸妈生的智商怎么差这么多...


 


什么玩意儿啊?邕圣祐像坐了一趟过山车似的,嘭一下掉入谷底,又咻一下爬到顶峰。大起大落让他都有点眩晕了,甚至开始怀疑一切的真实性。


 


这样会死人的好不好。他偷偷抱怨,又忍不住觉得开心。


 


对话框忽然弹出来,邕圣祐一惊,差点跳起来。


 


以后:你的眼睛好红。


 


邕圣祐赶紧竖起书挡住自己的脸,躲在桌子下面回复:你妹妹很漂亮。


 


那边沉默一会儿,连发过来三条。


 


以后:哪里漂亮了?


 


以后:不许打她的主意。


 


以后:不过...你可以考虑一下她哥哥。


 


这是什么意思?邕圣祐有点慌乱,又咂摸出一丝甜蜜,他纠结一会儿,慢慢从书后面露出一双眼睛。


 


他看见姜义建有点脸红地,笑得很灿烂。


 


比那张照片更甜。


 


(好像到这儿结束也可以厚?)


 


(但是不行,本人习惯性点题。)


 


8


邕圣祐的第二本专业书进行到1/2,x大迎来了秋天。主干道两旁的梧桐落了满地的叶,踩上去会发出很清脆的碎裂声。


 


从图书馆回去的饥饿的深夜,邕圣祐经常说这个声音好像薯片好想吃啊。


 


他们穿上了有一点厚度的外套,晚上的空气又湿又凉。这时候他们会靠得很近,手臂偶尔碰在一起,对方的体温隔着布料传达到自己的皮肤,温热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姜义建开始送他回宿舍。


 


“不是送你。”姜义建指指邕圣祐宿舍楼旁边亮着白色灯光的超市,“我要去超市买吃的,顺路而已。”


 


邕圣祐转开目光,只是笑。


 


明明是秋天,可是他们之间有些东西,日夜疯长。


 


x市的天气一直很迷,气温好像紊乱的心率,上上下下浮动不停。明明回暖了来着,早上温度直逼25度,晚上又一下掉到15度。邕圣祐留了个心眼,在包里塞了外套,不过姜义建就没这么细致了,出门的时候差点被妖风吹个跟头。


 


邕圣祐看他的小短袖实在可怜,提出把外套让给他穿,不过被拒绝了。


 


“真男人!”他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着,依然努力挺直脊背,拍了拍胸脯,“不怕冷!”


 


说完就打了个巨大的喷嚏,邕圣祐笑得差点撅过去。


 


还好图书馆距离宿舍不算远。


 


抖抖索索走到应该分别的路口,邕圣祐停下来问他:“还去超市吗?”


 


姜义建抱着胳膊,憋嘴:“去啊...”


 


该拿你怎么办才好呢?邕圣祐温柔地叹息:“今天不去也没关系吧,太冷了,早点回去吧。”


 


他边说边脱下外套,抬高胳膊,往姜义建肩上披,不过被握住手腕制止了。


 


姜义建看着他:“是很冷,给我一点温暖吧。”


 


握住他手腕的那只手微微用力,把他带向寒冷又火热胸膛。姜义建环住他的腰,与他紧紧贴在一起,他听见姜义建的心跳。


 


姜义建站在月光下,沉默又坚定地拥抱他。


 


邕圣祐埋进他的肩膀,眼前一片漆黑,熟悉的衣物柔顺剂的味道钻进鼻子,好像又回到那个暴雨磅礴的夜晚。


 


未知又迷人的以后,是你也是梦想。


 


所以啊,想要尽力抓住梦想和你的手。


 


邕圣祐轻轻回抱住姜义建。


 


他不解风情,不会说甜蜜的感人的情话。于是他把所有喜欢的汹涌的滚烫的情绪揉成一句:


 


 


“明天也去图书馆吧。”


 


 


番外1


 


“其实我是故意的。”


 


“什么?”


 


“故意没有穿外套呀。”


 


“...为什么?”


 


“因为...不找点借口不敢抱你。”


 


 


番外2


 


自习到一半,姜义建从对面推过来一张叠得方方正正的纸条。


 


什么啊...邕圣祐失笑,面对面传什么纸条。不过他还是接过来,打开了。


 


“想抱你。”


 


什么啊?邕圣祐老脸一红,嗔怒地瞪他。对方倒是丝毫没有不好意思,依然笑得开心。


 


甚至又递过来一张纸条。


 


如果还是这种...的内容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邕圣祐这样想着,慢慢打开。


 


“想亲你。”


 


更过分了!邕圣祐脸烫烫地用口型告诉他:你死定了。


 


不过姜义建没有被他软绵绵的威胁吓到,再次变出一张纸条。


 


这次邕圣祐说什么都不肯收了。


 


“看一下嘛...”姜义建蜷缩起来,双手合十可怜巴巴地撒娇,眼睛瞪得圆圆的,看上去像一只蠢蠢地大狗。


 


邕圣祐叹气,无奈地接过纸条。


 


 


“超级超级喜欢你。”


 


 


 


 


 


 


 


 


 


这次是真的再见啦~


 


 


 

评论

热度(1761)